很多球迷都在说“别人家怎么怎么样”,其实这个和外国人的习惯有很大关系。早在1920年的英国,Dick Kerr女足就和St. helen女足联袂创造了53000人的女足俱乐部比赛上座纪录。

很可惜由于政府对女足的禁令以及二战,这个纪录直到99年后才由马德里竞技女足和巴塞罗那女足打破,那场比赛坐了60793名观众。

事实证明,女足在国外有相当的基础,在被重视之后,可以通过科学的管理以及男足的成功经验很容易地发展起来。

以2019年打破英国人纪录的西班牙姑娘们来说,昔日的她们是标准的鱼腩。进了次世界杯就好像吃了顿饺子,小组赛三战尽墨,灰头土脸地回家。在那个时候,西班牙足协每年花在男足身上的钱为1.26亿欧元,而仅仅为女足花120万欧元,女足拿到的经费还不到男足的1%。

最糟糕的是,西班牙女足联赛虽然在1988年就已经成立,可始终是半业余状态。只有一小部分球员可以得到合同,其他大多数球员只能通过打零工的方式来补贴家用,以满足自己的足球梦想。

都说中国女足苦?看一下西班牙女足,堂堂西甲冠军,奖金是不过是1352.27欧元,而亚军还不到四位数,901.52欧元,这个数字十几年没有改变。即使身为西班牙女足国脚,每天的补贴也不过27欧元,放在整个社会纵向对比的话,中国女足比她们过得体面多了。

以前都穷,中国女足的体工队、体校体系可以给姑娘们最大的保障。也就是说即使苦,但是可以保证你把所有的精力全都用在球场上,不用发愁别的。然而在女足越来越重要,各国开始大力发展之后,中国的这套制度就用不上了。

很简单的道理,西班牙可以培养出伊涅斯塔、哈维、梅西,男足那套软硬件体系可以和女足无缝对接。在曼城,女足可以和年薪千万英镑的男足球员在一起训练、交流、享受世界最顶尖的教练资源和训练设施、医疗康复。加上她们的国民性本身就乐于去踢球,时间不长,差距一下就拉开了。

法国女足从欧洲鱼腩到世界杯四强,用了四年(功勋主帅被中国足协认为是江湖骗子)

西班牙女足从世界杯弱旅到欧青赛冠军、世青赛亚军、阿尔加夫杯冠军、5人制女足世界杯冠军,不到三年。

尤其是2019年法国女足世界杯对欧洲女足近年的井喷式发展起了决定性作用,这届女足世界杯吸引了全球11.2亿观众观看直播,女足在欧洲的热潮通过一次世界杯就掀起来了。现在中国女足和西班牙女足的差距有多大?2019年世界杯小组赛末轮,中国女足上半场0射门,下半场凭借门将彭诗梦的“开挂”表现才勉强逼平西班牙女足。

一个女足亚洲杯,并不能说明中国女足又回来了。通过半决赛和决赛两场球,只能说明姑娘们的意志品质过硬,水庆霞指导的运气好,仅此而已。不管从比赛内容还是赛后数据,中国女足真的拿不出手。

即使在亚洲范围拿得出手又如何?昔日世界杯冠军日本女足在世界范围内早就不行了。被我们认为是亚洲拦路虎的澳大利亚女足,被西班牙姑娘们剃了个7-0。不敢想象现在让女足姑娘们踢西班牙同行是个什么场面和比分。

世界女足的格局,已经高度男足化。原先的霸主们因为竞训体制问题,已经被足球历史积淀厚重的国家轻易反超了。

最可怕的是,现在不仅仅是豪门俱乐部“先富帮后富”的帮扶政策了,女足俱乐部制度也有了正式的组织规范。

其实虽然女足办得热闹,但在很多国家,女足联赛都是非职业化状态运营,天赋异禀的球员想延续自己的冠军梦和豪门梦就只能出国,加盟西班牙、英格兰、法国的职业球队。

针对这一现象,国际足联经过多年调研、论证和修改,于今年四月颁布了《女子足球俱乐部执行许可指南》。这个指南从赛事制度、职业化推进、商业价值体系创立、可持续性发展等诸多方面给了规范和建议。

对于中足球事业来说,职业俱乐部仿佛是投资人撒点钱,随便拉一群人注册一下就“职业”了。可是在严谨的足球人那里,职业足球和基础设施、竞技团队、后勤保障、财务审查和法务问题息息相关。有一条达不到标准,职业女足俱乐部的执照就很难申请下来。

这个指南最先进的地方就是做出了预算模板,对球员工作人员工资、球队差旅、技术人员聘用、外包团队费用、球场训练场日常开支费用、行政费用等都做了明确的规范。

之前河南建业队外援米拉尔·萨马尔季奇在谈到中国足球俱乐部时曾坦言:“我认为中国足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正常,因为很多非专业的人士在俱乐部工作,球员只为了赚钱,仅此而已。”

这话虽然听起来刺耳,可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中国足球长久以来的误区——事只要有人办就行,何必较真。于是就出现了大连人俱乐部因为47秒无U23球员在场上从而被判比赛弃权的冤案。

在国际足联的这个指南中,对工作人员也做出了相应的规范。俱乐部许可部门、许可标准专家、女足领域专家、女足委员会,以及俱乐部法律、财务、发展、竞赛、技术和通讯等部门的员工全部是职业化的一部分。

其中俱乐部基础设施管理人员需要是建筑师、工程师或体育场馆专家;行政管理人员需要工商管理专业人士,甚至媒体、市场营销背景专家;财务部门需要审计、银行、金融公司工作经验的员工;法务部门需要熟悉体育法、劳动法、合同法的注册律师……

就这些人员的要求,不说中国男子职业足球俱乐部,就说是中国足协也是做不到的。不具备这样的硬件条件,还谈什么职业俱乐部呢?

所以对于女足事业来讲,我们存在很大的误区,那就是“没钱怎么玩”?诚然钱只是一部分,然而中国女足俱乐部砸的钱在全世界都能排第一,收入上去了,管理跟不上。职业足球从来不是22个人在场上踢90分钟比赛那么简单。

目前,欧洲女足事业如火如荼地发展着,巴萨女足在今年三月的女足欧冠“国家德比”中创造了91553人的女足比赛上座纪录,原纪录是1999年世界杯决赛,洛杉矶玫瑰碗体育场的90195人。而这个纪录没保持多久,很快在女足欧冠半决赛中,她们打破了由自己保持的纪录,新数字达到91648人!

这夸张到什么程度?巴萨男足在欧联杯主场踢法兰克福的比赛中,很多球迷低价转卖自己的年票和球票,让法兰克福球迷将诺坎普染成了死敌皇家马德里的白色。这强烈的反差让人们不得不发出“巴萨到底是男足俱乐部还是女足俱乐部”的疑问。

诚然,巴萨俱乐部都是营销鬼才,为了创造纪录给申请球票的会员发免费票,而剩余的部分则是以5欧元的低价出售给球迷。可不能不说的是,人家毕竟有消费能力和消费欲望的群众基础在。

这不得不让我们想到中国女足,多年来,女足姑娘们一直以“讽刺男足的参照物”的形象示人。这就造成了很多人都是嘴炮,他们能做到的知识在嘴上支持。不要说让他们去现场支持女足,哪怕看转播给女足带流量也是她们不愿意做的。扪心自问,如果我们的女超联赛免费赠票,会有多少人到场观看呢?这个答案自在人心,真实得令人心痛。

所以就更能理解王霜“什么时候你们支持女足的角度,不再是为了讽刺男足。……那么我们中国女足在未来才会真正强大。”的言论了。

女足不是《乘风破浪的姐姐》,不需要改编郑智化的歌词,也不需要流量。她们需要的只是大家把注意力从键盘和手机真正转移到体育场上。正如水庆霞指导和赵丽娜之前所言:中国女足需要更多真正的关注,不仅来自于资金,更应来自真实的观众和“女足人口”。而后两者,是欧洲女足运动近年腾飞的基础,也是未来中国女足复兴的根本。

说来说去,看看自己的联赛,为了给中超让场地,女超联赛推迟到秋天开始第二阶段;堂堂顶级联赛,现场医疗保障还用“公主抱”的方式把受伤球员抱下场,一切都毫无“职业”可言。最悲哀的是这种情况还将持续很长时间。

怎么办呢?也许只有沿着欧洲足球的快车道,搭欧洲足球的顺风车,才不至于被落太远吧?今天张琳艳就加盟了瑞士草蜢俱乐部,即使瑞士女足在欧洲范围内是不入流的存在。

日本国民护具品牌HOLZAC护道俊研发的护膝产品以独有的硅胶外置设计来对关节施加有效压力,同时结合舒适优质的面料实现与关节完美贴合,让使用者运动起来轻松自如,无紧绷不适感;与传统护膝相比,护道俊的护膝轻爽透气,穿戴简单,不松懈、不滑动、不脱线、不勾丝、不卷边,防过敏;冬天保温暖,夏天不闷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

Recommended Posts